十法界不離一念心

美國˙萬佛聖城 宣化上人講述



4.聲聞法界


聲聞眾僧,不論女男;
四諦觀行,隱實示權。

  再講聲聞法界。聲聞,有初果的聲聞、有二果的聲聞、有三果的聲聞、有四果的聲聞。這媄鉹S分出初果向——還沒有正式證得初果,叫初果向。初果、二果向、二果、三果向、三果、四果向、四果。聲聞的人,又叫阿羅漢,也叫羅漢。這羅漢,他能以飛行變化、有神通。證果的人,不是隨隨便便就說:「誰證了果了。」「我是阿羅漢了!」不可以的!因為證果的聖人,他走路,鞋不沾地的,你看他像在地上走路,但是,他是在虛空媕Y,鞋不沾地,也不沾泥土。所謂不沾地,就是不沾泥上,甚至於在那個泥媄鋮哄A他那鞋子都很乾淨的。好像那個法順和尚斷流,他在很稀的泥上面走過去,鞋上也不沾泥,這是證果聖人的一種表現。不是說:「我證了果了。」就證了果了。

  我的一個弟子很有自知之明,我問他證了什麼果了?他說:「證了水果。」證了水果,大約可以在水媕Y走,不怕水了。

  聲聞,在初果要斷見惑;二果要斷思惑;三果要斷塵沙惑;四果也是斷了塵沙惑,無明呢,他破了一點,但是沒有完全都破,沒有完全把無明都破盡了。這無明破盡了,就是成佛了。等覺菩薩還有一分的生相無明沒有破,所以就不能成為佛。那麼四果聖人,他所修的是什麼法呢?他所修的這種法,人人都知道,我們人人都聽過,就是苦集滅道。

  釋迦牟尼佛最初到鹿野苑度五比丘,就是憍陳如、馬勝他們這一班五比丘,這五個比丘,本來都是佛的親戚;可是跟著佛去修道,有的就受不了苦。釋迦牟尼佛在雪山的時候,一天只吃一麻一麥,餓得骨瘦如柴。那麼就餓跑了三個,說:「受不了苦了!」剩兩個。以後,釋迦牟尼佛在臘八那一天,天女送乳,天女給送牛奶去,釋迦牟尼佛把牛奶喝了,這兩個也跑了,這兩個跑,不是因為受不了苦跑的,他們就說佛不會修行,說:「這修行要修苦行,要行苦行。你現在喝牛奶,這是不能修行的!不能受苦了!」也就跑了,這五個人一跑,都跑到鹿野苑去了。

  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先說了《華嚴經》,沒有人聽,以後就「為實施權」,就說《阿含經》。要對誰說呢?一觀察:「我以前那五個同參,護我法那五個人,應該先去度他們去。為什麼要先去度他們呢?因為在往昔我發了這個願:我若成佛了,就要先度毀謗我的那個人、殺我的那個人、對我最不好的那個人,我要先去度他去。」誰對佛最不好呢?你們有沒有人看過《金剛經》,《金剛經》婼籵鴞陪蚨q利王。釋迦牟尼佛在因地做忍辱仙人的時候,他修行,這個歌利王就把老修行的身體給割了。為什麼割他身體呢?

  因為釋迦牟尼佛在往昔修道,是個老修行;身上的塵土,修得也很厚,也不下山,在那兒用苦功、修苦行。那麼歌利王呢,他就帶著一些個宮娥、綵女、妃嬪,他這一些個太太、皇后都帶去了。帶去做什麼呢?到那兒打獵去。打獵就是打這些獐麃野鹿啦,打這些個東西,這一些個女人也都跟他去,但是女人就很好玩的,就不跟著他去打獵,到山上去,看見那兒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因為眉毛有三寸那麼長,頭髮有兩尺那麼長;臉啊,從來也沒有洗過,就好像塵土很厚的;衣服上塵土,最低限度大約也有一寸那麼厚,這一些個女人見到這樣子一個不認識的,就說:「啊!這是個妖怪!這是個妖怪!我們快走啦!」

  這個老修行就說:「妳們不要走,我不是個妖怪。」

  她們一聽,說:「咦!他會說話!」於是乎,有的膽大的就說:「你在這兒幹什麼呢?」

  「我在這兒修行啊!」

  「怎麼叫修行呢?」

  說:「我修行想要成佛。」他就給這一些女人說法。

  說了之後,這一些個女人就對他很有好感了,說:「啊!你在這兒太苦了,你都吃什麼啊?」

  他說:「我吃的就是草根、樹葉之類的,有什麼就吃什麼,我也不到下邊的人間去找吃的東西。」

  啊!這些女人,時間一久,也就都不怕他了,這個去摸摸他的眉毛,那個又去摸摸他的手,那個又去碰一碰他的面,這麼樣子,就好像見到一個很心愛的什麼物件,就都想要接近這個老修行。

  那麼歌利王各處去打獵回來了,找他這些個女人。一看,這些個女人都圍在那個地方;這歌利王就看看這些個女人都在那兒幹什麼的?他就走路很輕的,慢慢、慢慢走,慢慢、慢慢走,走到這兒一看,他這些個太太啊、皇后啊,和這兒有很奇怪的這麼一個人在講話呢!這個也摸摸手,那個也摸摸腳的,很不守規矩的樣子。啊!他就生出一種妒忌心了;在那兒聽聽,聽他講什麼。啊!說是講修行,在這兒講修道。

  歌利王就發脾氣了,說:「你啊!不要在這兒騙女人了!你修的什麼道啊?」

  老修行說:「我修的是忍辱。」

  「什麼叫忍辱啊?」  

  說:「就是誰罵我、誰打我,我也不生瞋恨心。」

  歌利王說:「你盡騙女人可以啊,她們相信你,我才不相信你這一套呢!你能忍辱?真的?假的?」

  這個老修行就說:「當然真的了!」

  「你說真的!我試驗試驗!」把身上的寶劍拔出來了,就把手給剁下來了一隻,說:「我現在把你手給剁下來,你瞋恨不瞋恨?」

  這個老修行說:「我不瞋恨。」

  「哦!好!你不瞋恨,你真有點本事,你盡打妄語,你心婼Q恨,你口婸﹞ˊQ恨,你來騙我!我是一個最聰明的人,你能騙得了我?」這歌利王又說:「好!你既然說你能忍辱,不生瞋恨,你那隻手啊,我也給你剁下來。」把那隻手也剁下。

  剁下了,又問:「你瞋恨不瞋恨?」

  這個老修行說:「還是不瞋恨。」

  於是乎,他又拿著寶劍,把兩隻腳也給剁下了,這是剁其四肢。剁其四肢,又問:「你瞋恨不瞋恨?」

  這個老修行說:「我還不瞋恨。不單不瞋恨,我若成佛,還要先度你。」那麼佛發的這個願。

  當時天龍八部、護法善神就發脾氣了,就下大雨。這個老修行說:「我不瞋恨,有什麼證明呢?我若瞋恨你,我這個手、腳,就不能恢復如故了;我若沒有瞋恨心,我這個手腳啊,你雖然給我剁下來了,我還可以恢復如故。要是能恢復如故,像我原來的有手有腳,就證明我沒有瞋恨;我若有瞋恨,就不會這樣子了。」釋迦牟尼佛在因地,說過這個話之後,手腳果然又恢復如故。

  這護法善神,一看歌利王這麼惡,把這個老修行四肢都給斷了,於是乎,就大顯神威,下雹子打這個歌利王。歌利王也知道厲害了,看老修行有這麼大的神通變化,於是乎跪到老修行面前求懺悔。

  老修行就發願說:「我若不成佛啊,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了。我若有一天成佛,我就先度你成佛。你若不開悟不成佛,我也不成佛。」因為這樣子,所以佛成佛了,就到鹿野苑去,先度憍陳如。這個老修行,就是釋迦牟尼佛;憍陳如就是歌利王。佛因為在往昔有這個願力——要度對他最不好的這個人。

  我們聽見這一段公案,誰對我們愈不好,我們要發願成佛的時候要度他。不要「你對我這麼不好,等我成佛的時候,一定教你下地獄!」不要發這種願。

  那麼佛到了鹿野苑,為五比丘三轉四諦法輪,這第一次說法就這麼說:「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道,可修性;此是滅,可證性。」這第一次說。

  第二次說:「此是苦,我已知,不復更知;此是集,我已斷,不復更斷;此是道,我已修,不復更修;此是滅,我已證,不復更證。」這是第二轉。

  第三轉說:「此是苦,汝應知;此是集,汝應斷;此是道,汝應修;此是滅,汝應證。」

  說完了這三轉四諦法輪,就說:「憍陳如,你現在在這兒被客塵來麻煩,你不得到解脫。」憍陳如一聽這「客塵」兩個字,他就開悟了。什麼叫客呢?客,就不是主人。什麼叫塵呢?塵,就是不乾淨的東西。我自性就是主人;自性是清淨的。所以他當時就開悟。開悟就叫「解本際」,就明白本來的道理了,成了「解空第一」。

  那個四諦法,要是研究起來,是無窮無盡的。今天時間也不等我了,也不等你了,也不等他了,我們時間又到了。

  今天我們講「聲聞眾僧」,「不論女男」:這個證果,女人也可以證果,男人也可以證果,證果就是聲聞,就是阿羅漢。好像鳩摩羅什法師他的母親,就是證三果的聖人。

  那麼「四諦觀行」:觀行,就是修行,觀察來修行。觀察修行什麼呢?修行這四諦法——苦、集、滅、道;知苦、斷集、慕滅、修道。要修這四諦的法門。

  「隱實示權」:本來這一些個聲聞,你看他是聲聞,有的是大權示現,是大權教的菩薩來示現這個權教的聲聞,所以這叫隱實。隱,把這實在的功德他都隱起來了。示權,示就是指示,權就是權巧方便。你不要認為他是聲聞,是小乘,你就輕看他,不要這樣子。他這也都是大菩薩再來的;不是完全都是大菩薩,可是其中一定是有的。那這個大乘菩薩,他又現一個小乘的身,來接引這個小乘,然後迴小向大,所以叫隱實示權,這是聲聞這一個法界。


一九七二年於美國加州三藩市金山禪寺講
法界佛教總會編印

回首頁 ▲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資料若有錯誤@歡迎來信校正

淨土妙法˙福慧人生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