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人員罷工之倫理觀  
- 從「台安事件」談起
(原載醫望雜誌 第 13期. 感謝醫望雜誌同意轉載)
                                                                                                                     劉嘉逸  1996
 
        
 台安醫院醫師罷診風波,是台灣有史以來的第二次。第一次為一九四六年台大醫師為抗議校方延誤杜聰明院長增補編制之提案而罷診,該事件二十天結束,輿論反應因歷史資料不足而無法得知。此次台安醫師罷診一天,但仍帶給門診病患困擾與不便,遭致不少批評。醫師有無「罷診權」也激起諸多討論。 

  

倫理之絕對律(Categorical Imperative) 

  康德學派以行為之責任 (duty)界定倫理,而醫療行為傾向屬於「完全責任 (perfect duty)」。所謂「完全責任」是指不容討價還價的行為標準。比方說:我們應該助人,但是也不需要為了助人而弄得傾家盪產,所以「助人」是「不完全責任 (imperfect duty)」;而「不可殺人」則是「完全責任」。「醫療行為」是完全責任,所以醫師在任何情況下遇見任何病患,皆應無條件的予以救治。例如作戰時敵方傷兵也是我方醫官醫治的對象。 

  這是醫療行為和其他「消費行為」在本質上的不同,也是「罷診」在醫學倫理上較難找到正當 (justified)立足點之處。 

  

醫療人員的社會責任 

  從醫師,或者所有醫療人員的權益角度來看,「工作權」是基本人權,每個人都有其自主性。但是研究個人職業自主權及社會限制的倫理學者認為,包含醫療內在的「專業人員」 (professional) 是中享有特權 (privilege) 的職業。這裡的特權,指的是社會所給予他們的訓練與肯定 (如執照),當然這其中一定有個人的資質及努力,但是若無社會的認定,他們也無從成為「專業」。所以專業人其較高的社會責任。這也是討論「醫師是否能罷診」前醫業同仁應先有的自我期許。 

  

罷診之正當性 

  那醫師是否一定不能「罷診」呢﹖今天有一個人受傷了,倒在一位醫師面前,他一定不能「罷診」,我想這是絕對的。然而我們所討論的「罷診」,並不是單純的「拒絕診療」,而有其社會意義。是團體為爭取某種權益而採取的共同行為,這在一般職業稱之「罷工 (strike)」。 

  西方工業革命後,工人成了機械化生產下的犧牲品。失去與資本家「協議」或是「談判」的力量,──「你不作,那換人好了!」最後他們發現,唯有團結起來,行動一致才是對抗不合理待遇的唯一方法。於是「罷工」逐漸成為弱勢勞工對抗資方的辦法,「罷工權」也成為進步社會所能接受的權力。 

  近年來醫療體系變動劇烈,醫療人員的自主性逐漸喪失 (對醫師而言,其變動更為明顯),大多數人成為機構 (如醫院) 的「雇員」,幾乎全部人受到制度 (如健保) 之規範。就如同工業革命後的勞工一樣,他們也可能遭受不合理的待遇而無力抗爭,也可能和其他「受雇者」一樣,在爭取薪資、工時或其他權益時才發現自己已成為「弱勢族群」、......。從這個角度看,醫療人員的「罷工」似乎添增了些許「正當性」。 

  

假如要罷診.... 

  實際上,現代醫學倫理學者也正視到社會環境演變對醫療行為之衝擊。雖然大家仍視醫療人員罷工之正當性為「可爭議的 (controversial)。但已不是「絕對不可的」。 

  Ruth Purtilo博士認為,醫療人員若想到罷工 (診),應先思考四個問題: 

(一)那些病患或醫療服務會受罷工的影響﹖ 

       這是基於前述「醫療人員有其社會責任 (special obligation)」之觀點。所以有可能立即影響病患權益的罷工,較難獲得支持。 
(二)有沒有令人信服的理由﹖ 
        此問題源於倫理中之「實利論」 (或目的論,utilitarian)。這樣作,醫療人員獲得的利益和病患的傷害如何達到平衡﹖依此原則,除非有異常重大的原因,醫療人員的罷工為最後,最不得已的手段 (the last resort)。 
(三)有否其他方式可達到相同目的 
        溝通、協調、談判、....任何方法都優於罷工。再一次,罷工是  the last resort。 
(四)如何讓罷工最有效,且對病患的傷害最小﹖ 
        假如罷工已是無法避免,應有細心而完整的規劃 (例如事先通告,轉 介管道,緊急應變方式....等等)。儘量減少病患的損失,並儘量縮短罷工時間。 
 
  依此四原則,我們可以來檢視此次「台安罷診事件」之恰當性,也可在未來面對類似問題時,作更周全的考量。 
 
 
         回前頁
相關連結: 

  為保障民眾就醫權利、提升醫療品質醫療事業勞工應具罷工權  

                                             (范國棟醫師/  南方電子報  2001.02)
 
  醫療從業人員罷工權真能提升醫療品質保障病患權益?
(實力派/ 苦勞網討論組群  2001.02)
        
   醫療從業人員也是勞工
(文武聖殿/ 苦勞網討論組群  2001.02)
         
  也談談對醫療人員罷工權
       (嬰粟花/ 苦勞網討論組群  2001.02)
            
  廿世紀後半期全球醫務勞動者罷工事件的啟示
(范國棟醫師/ 苦勞網討論組群  2001.02)
             
  公共醫療體制隱病漸浮現
(勞永樂/ 香港醫聯網  2000.06)
 
    
         回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