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覺得很想很想你。

又過了一個周末,很安靜的。窗外滴答著無聲的雨。五月天的雨,對這塊土地來說,是特別的罷。我洗了髮,溼溼地掛在腦後,覺得自己好像和整個世界都連在一起了,透過這一種冰涼的撫觸。整個世界都溼溼的,卻又無端地安靜。雨打在地面上不是都應該有聲音的嘛 ? 我凝神傾聽。無聲。然而像是青蛙一樣地,我的皮膚我我的鼻子我的感官還是知道這個世界在落雨。

大概是因為有一點兒冷吧。冷冷的。

無聊的時候,我打開 W上個星期送來的皮卡丘打排球的電腦遊戲。研究著殺球的方法。總是輸球,卻讓我想起大學時候打排球的日子。也許是那種不會殺球只能被對方殺的無奈感是一樣的罷。

綠色的牆,白色的球。汗,太陽,轉戰各地的大物盃。還有一些人。不知道怎樣為這樣的活動這樣的日子在生命媕Y定位。五月,又是球賽的日子,學弟妹們在排球板上和我們過去一樣為了一場輸一場贏而歡呼流淚。其實,那是幸福的。

生活常常需要這種小小的,看似很重要的其實卻無所謂的剌激。而能夠為這樣簡單的輸贏而轉換表情,其實是一種單純的幸福。這麼想著,覺得自己好像又變老了一點。從單純的一起開心一起難過,到覺得一點兒都不重要,再到今天的轉回來珍惜。心境流轉,如物換星移。人生沒有片刻停留。

開始讀蔡詩萍的「不夜城市手記」。看到他寫一些過橋到台北城市的感觸,也想起過去自己也是每天過橋去上課的呢。過了橋,就是上課上學,再過了橋,就是回家。家和學校,橋的兩邊。過了三年中正橋,再過四年福和橋。中正橋,我總要聯想到放學時候擁擠的公車,二路,妳我總是有好笑的事情笑得東倒西歪。福和橋,記憶堳K是 T 的背和他的good girl 了。還有重重的頭,重重的安全帽。偶爾也會有很美麗的夕陽,照得水面波光粼粼。

想到走在橋上的他們。夜堛犖C慢走著的他們,路燈拖曳了長長的影子,隨著。

E 說還是想念分手了的他。一直在找一個人,填上他曾經在的那個位置。可是卻發現人是無法代替的。聽了很是感傷。是啊,是無法代替的。

曾經愛過的人都是無法代替的。

Ni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