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9213.jpg (72280 個位元組)
    [韓德爾生平簡介]
    bar.gif (6236 個位元組)

        和巴哈同年出生,而且相差不到一個月的韓德爾,2月23日出生在德國中部的哈勒(Halle)
    。他從小便顯露出音樂的才華,但是他父親卻認為音樂是最低級的職業,從小便禁止他學習
    音樂,想依照自己的意思把小韓德爾培養成律師。可是當年幼的小韓德爾在一個偶然的機會
    發現閣樓有架古鋼琴後,便不顧父親的反對每天深夜偷偷溜到閣樓去練習。

        1694年,也就是他9歲時,開始正式與作曲家也是當時聖母教堂管風琴師F.W. Zachow學
    習管風琴及主要樂器的演奏法和作曲。而他11歲時,就可以代替老師出任務了呢!目前留下
    他最早的作品也就是為兩隻雙簧管(Oboe)和數字低音(Basso Continuo)所寫的六首奏鳴曲,
    那時是1696年。

        1702年他成為Halle大教堂的管風琴師,同時也為教會譜寫每個星期天要用的彌撒曲。不
    久,他移到當時的歌劇之都漢堡定居,他到歌劇院的管弦樂團擔任小提琴手,除了賺取生活
    費之外,還努力學習歌劇作曲,1705年他便發表了兩齣歌劇。1706年他離開漢堡到義大利去,
    這段時間剛好是羅馬教皇禁止歌劇演出,而在盛行教會音樂的時期,可是影響韓德爾最多的還
    是威尼斯的歌劇及史卡拉第(Alessendro & Domenico Scarlatti)父子與柯賴里(Arcangelo
    Corelli)的音樂。

        1790年底他在威尼斯發表了他的首部義大利歌劇「Agrippina」之後,大獲成功,因此他
    在歐洲音樂界一舉成名。1717年他譜寫有名的「水上音樂」(Water Music),這首曲子深受當
    時喬治一世的喜愛。1717年他成立皇家音樂學會,曾到各處去尋找歌劇歌手,在一次特別的機
    會但因一日之差,而失去與巴哈見面的機會。在這段期間他不眠不休地為工作忙碌,婚姻也一
    直無法確定,後來他受聘為英國宮廷教堂樂長,一生都一直過著獨居生活。他在倫敦期間譜寫
    了大約40齣歌劇,1741年他只花了24天便譜出神劇「彌賽亞」(Missiah)。在愛爾蘭首都都柏
    林首演,大受好評。1749年為了慶祝和平而作的「煙火音樂」(Music for theRoyal Fireworks)
    是他晚年的傑作。

        韓德爾因眼疾,於1759年4月14日去世,享年74歲。



    [午夜琴聲]
    bar.gif (6236 個位元組)

    韓德爾六歲時,便被家裡閣樓中的一台大鍵琴深深吸引,有一天晚上趁著爸媽都睡著了之
  後,自己偷偷爬上閣樓,然後坐上大鍵琴的琴椅,雙腳只能懸在半空中搖盪,根本搆不到地板
  ,但這位天才兒童,卻真能彈奏出音樂來.

    然而琴聲是不可能不傳到父母親耳朵裡的,爸爸上了閣樓一看:是怎麼回事啊,自己年幼
  的寶貝正在那聚精會神地彈奏著....

    韓德爾的父親是一位外科醫生,很有錢,可是並不了解音樂,他希望韓德爾長大以後能成
  為一位律師,所以一直禁止韓德爾和音樂接近,雖然如此,韓德爾並不因此而放棄成為音樂家
  的希望.
 
    次年,父親有事必須前往附近的領主威森菲奴親王處,帶著小韓德爾一起前往,出外旅行
  .在親王的宮廷中,小韓德爾立刻和宮廷樂師們打成一片,他們教韓德爾彈奏大鍵琴.韓德爾
  的學習速度出人預料的快,使大家都嚇一跳.

    這件事很快傳入領主耳中,便將韓德爾召來,舉行一場御前演奏.不用說,演奏是非常成
  功的,親王非常高興,便要韓德爾的父親把他培養成音樂家.父親雖然不太願意,卻也不敢違
  背親王的命令,馬上請了老師教韓德爾音樂,從此,他才開始接受正式的音樂教育.

    儘管如此,父親依然不想讓韓德爾成為音樂家,還是要他成為法律家,這樣頑固的個也深
  深地影響著韓德爾.




    [音樂擂台]
    bar.gif (6236 個位元組)

    韓德爾二十一歲時,前往嚮往的義大利,先抵達佛羅倫斯,接著又到了威尼斯,在這裡認
  識了多明尼可.史卡拉第.

    第二年春天來到羅馬,發現教皇下令禁演歌劇,韓德爾卻多次受邀到奧特波尼樞機主教家
  的演奏會上,展現他的大鍵琴技巧.

    沒想到又在這裡碰上同年齡的史卡拉第,樞機主教便建議為這兩位音樂家安排一場音樂擂
  台.掌聲四起後,史卡拉第首先登場,他的演奏是如此的華麗,燦爛,任何困難的樂句都勢如
  破竹,而且臉上一直掛著微笑.

    史卡接第彈完後,獲得熱烈喝采.

    接著是韓德爾,他不慌不忙地坐到大鍵琴前,沈思片刻後再舉起隻手彈奏,上半身文風不
  動,音樂卻令人著迷.

    演奏後,評判員圍在一起討論,最後樞機主教宣布結果是”難分勝負”,決定改用別種樂
  器再比賽一次.就決定在附近的聖勞倫左教堂,準備用管風琴演奏.

    這次是從韓德爾先開始,他根據剛才的大鍵琴主題,即興地使它發展成一首壯麗的賦格曲
  ,大夥聽得鴉雀無聲,完全陶醉在樂聲中,等韓德爾彈完後,掌聲猛烈響起,如癡如狂.

    接著是史卡接第,只見他站在大廳中央,等著韓德爾走下來,表示不想演奏了,並指著韓
  德爾,熱烈拍手,宣布他已獲勝.

    這兩位音樂家不僅不因此而傷感情,反而還變得更親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