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洛克樂派時期


巴洛克時期  西元1600年至1750年
 

巴洛克」(Baroque)這個字是葡萄牙文,它原來是指「不規則」或「畸形」的珍珠,將這個字加以引申的話,則具有「怪異」、「誇張」的意思。

巴洛克時期,是西洋音樂史上最多彩多姿,也是最混亂複雜的時期之一。在這個時期,音樂的發展是朝著好幾個方向同時並進,樂曲的形式與構造也不斷地在發展和演變,所以這個時期呈現出一個現象,那就是新、舊不同風格的音樂很明顯同時並存。今天回頭來審視巴洛克時期的音樂發展,我們會發現,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主要是在文藝復興時期,複音音樂的創作手法已達到一個顛峰,進入巴洛克時期後,人們在求新求變的時代精神下,開始把文藝復興時期已經開拓的樂曲樣式逐漸加以變化,以求取更強的音樂表現力。在當時,許多新的作曲技法被拿來實驗和改良,所以已洛克時期產生了許多新的曲式,例如聲樂曲有歌劇、清唱劇及神劇;器樂曲則有奏鳴曲、組曲及協奏曲等。在這些新興的樂曲形式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歌劇的出現,一般相信現存最古老的歌劇是於一六00年上演於義大利的佛羅倫斯,由於歌劇是一項劃時代的產品,所以「巴洛克」也就以歌劇誕生的這一年,來做為與文藝復興時期的分界點。

除了新曲式的產生外,巴洛克時期的音樂特色還有以下幾點:

一、 數字低音的運用:「數字低音」這個名詞經常困擾古典音樂的新鮮人,令人無法明瞭它所代表的意義。在巴洛克時期的曲目中我們經常可以看到XX(樂器)和數字低音的奏鳴曲(或協奏曲、組曲等)這樣的名稱,這使得許多人都以為數字低音是一項樂器,其實數字低音並不是其一種樂器的名稱,而是一種作曲手法。

要解釋什麼是「數字低音」,可以先想像一下時下年輕人唱歌時用吉他伴奏的情形。或許有人曾注意到,在他們唱歌的歌本上,除了旋律的簡譜外,還有一些供吉他彈奏的和弦記號,這些記號的運用和巴洛克時期的「數字低音」在概念土是一樣的。巴洛克時期的聲樂曲或合奏曲,習慣上是由風琴、大鍵琴或魯特琴等可以奏出和聲的樂器,或是由大提琴和低音管等低音樂器來演奏低音聲部,而作曲家通常就用數字或記號來標示這些低音的上方應該奏出什麼和聲。所以和文藝復興時期相比較,巴洛克時期音樂的特色之一,就是「數字低音」的使用。講得更清楚一點,便是音樂已從複音音樂各聲部平衡的構造,轉變為分成了高音的「旋律聲部」和低音的「和弦聲部」。

二、調性系統的產生:數字低音的應用在音樂上引起了新和聲的觀念,這個新的和聲概念取代了以往複音音樂以對位法為基礎的聲部結合效果,這也就是說以和聲理論為基礎的大、小調音階系統,在巴洛克時期逐漸成了音樂創作的主流。

三、器樂曲的蓬勃發展:前面我們在介紹文藝復興時期的音樂發展時,曾經提到器樂曲的主要發展是從十七世紀開始,原因之一是和巴洛克時期歌劇和神劇等戲劇音樂的發達有關。因為歌劇和神劇的演出都必須運用到大鍵琴、風琴或管弦樂器,作曲家在創作歌劇與神劇時,無形中提昇了對各種樂器音色以及演奏技巧的掌握,而這個難得的經驗,使他們在寫作器樂曲時更加得心應手,原因之二則是巴洛克時期義大利北部克列莫納這個地方,出現了諸如阿瑪娣、瓜奈里及史特拉第瓦里等等的製琴家族,他們製造了大批優秀的各式提琴,大大地提昇了弦樂器的表現力。好的樂器加上當時一些優秀的演奏人才,自然也使得作曲家樂於去譜寫器樂曲。

我們也可以說,巴洛克時期的最大音樂成就,在於它總結了西洋音樂史過去千年以來的音樂發展,並為後世開闢了一條新的道路。複音音樂在這個時期雖然仍舊為人們所採用,但主調音樂很快地便佔了上風,所以已洛克時期也是西洋音樂史上一個重要的「轉唳點」,今天人們尊稱巴哈為「音樂之父」,主要原因正因為巴哈是巴洛克時期成就最高的一位作曲家!
韋 瓦 第

 

韋瓦第 (Antonio Vivaldi)
1675-1741

韋瓦第是巴洛克時期最富創造力的多產音樂家之一,出生在義大利,早年隨聖馬可教堂管弦樂團領隊雷格倫其習樂,曾在教堂擔任過牧師,因其頭髮為紅色而有"紅色神父"之稱。韋瓦第在世時以歌劇,神劇和奏鳴曲聞名,光是協奏曲就有四百首以上,他引用前人柯里瑞和陶賴里的音樂語法與概念,以豐富的思維將巴洛克協奏曲風格帶入嶄新的領域。他對標題音樂極敢興趣,最為人知的便是描寫春夏秋冬四季變化的小提琴協奏曲"四季"。

韋瓦第出生於威尼斯,自小就表現出過人的才智。在很小的時候就由其父啟蒙學習小提琴,才氣出眾,並在日後成為最富盛名的小提琴家兼作曲家。十五歲起他開始受教士訓練,十年之後學業完成而成為一名神父,此時為一七O三年。但他突然決定放棄救苦救難的神職生涯而還俗。

雖然韋瓦第的專長在作曲及音樂表演方面,但他幾乎終生獻身於威尼斯的孤兒附屬女子音樂院,教導那些年輕孤女,在當時這樣的孤兒真是滿街充斥。這個叫「皮耶塔」(LaPieta)的音樂院,正是當時音樂界的明日之星,但顯然在取向上有些偏頗,他們只向韋瓦第及其他幾位音樂老師學習弦樂器。自此,這些年輕學生時常開高水準的音樂會,而使威尼斯成為音樂重鎮,許多人慕名而來。在籌備及規畫這些音樂會方面,韋瓦第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並培育出不少知名的作曲家和音樂家。

一七O三年起,他專心致力於音樂創作,他的第一首作品於數年後出版,並成就了他極成功的高回饋性職業。韋瓦第四處遊覽,忙碌異常,他不只作曲,也熱中於彩排及演出。驚人的是,自一七O三年至他辭世的一七四一年間,他的作品高達七百五十件之多,而其中大部分均達水準之上。最有名的作品《四季》是為小提琴及管弦樂而寫的,此外,他的小提琴、吉他、低音管及大提琴的協奏曲,也都享有盛名。作品中還包括四十六齣歌劇(韋瓦第聲稱有一百拍,但其餘五十餘齣現在均不知去向)、數十首各式各樣的木管樂器作品、奏鳴曲、歌曲及小型室內樂作品
巴 哈

 

巴哈 (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巴哈家族200年間音樂人才輩出,其中尤以世稱"大巴哈"的約翰·瑟巴斯提恩最為出類拔萃,他不僅是巴洛克時期歐洲最具代表性的作曲家,同時也是西洋音樂的開山鼻祖,故有"音樂之父"之稱.巴哈生前以管風琴演奏風靡當時,就作曲而言,他的創作大約可分"威瑪" "柯恩" "萊比錫"三個時代。他的音樂種類繁多,目前所使用的巴哈作品編號,為1958年德國音樂學者史密特"巴哈作品主題目錄"所制定之Bach-Werke-Verzeichnis (簡稱BWV)編號。
 

巴哈一家,在十六世紀初即以成功音樂家的身分馳名於德國北部,在年輕的Johann Sebastian初露光芒時,巴哈一家已享有盛名。在孩提時代,巴哈即擁有過人的嗓音,並在教會及學校合唱團中擔任要角。他很早就開始從事創作,他早期的作品(如為管風琴寫的《前奏和逆奏曲》[Preludes and Variationss]等)是在他十七歲至二十歲間完成。對巴哈而言,管風琴是極佳的創作對象,他自己不僅是各種教會音樂的愛好者,同時也被認為是當代最優秀的管風琴手之一。因為他的成長與教會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他不論在歌唱或彈奏教會音樂方面均可謂行家,在安斯坦的波尼伐士教堂他被任命為管風琴手(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並為其主日學課寫了許多令人驚歎不已的歌唱作品,這些作品算得上是此類作品中首屈一指的。

在巴哈一生中,常被指派一些位高權重的工作,包括到威瑪擔任威廉.安斯特公爵的宮廷樂長,以及在柯坦雷奧博王的宮廷內擔任樂長。最後的一個職位是在萊比錫擔任湯姆斯教堂之合唱長,可惜生活並非一直舒適安穩。

巴哈早年深受當時名管風琴作曲家布克斯特胡德(Buxte-hude,I637-I707)的影響,他甚至放棄在安斯坦的職位,尾隨此大師學習。在四個月中的「不務正業」引起了頂頭上司的不滿,不只是因為他消失無蹤,而且在他回來後又寫了一些不尋常的音樂,對當時的人而言,他的這種寫作風格實在太前衛了而無法被接受。

因此巴哈離職前往威瑪,以獲得更多的藝術自由。此間,其主要工作是宮廷風琴手及室內樂演奏者,在職的最後三年叉成為宮廷管弦樂團的首席(Konzertmeister)。「威瑪時代」初期,巴哈創作了一些他最有名的管風琴作品,包括神乎其技的《C小調巴沙加亞舞曲與賦格》(Passacaglia and Fugue in C minor)等。宮廷中最高的職位是指揮(Kapellmeister),然而在威瑪,此一職位自一七一六年起便無人擔任。未能遞補此一肥缺,對巴哈而言真是再沮喪不過,於是他開始另擇棲身之地,找到了柯坦雷奧博王子宮廷樂長一職。此事非同小可,在威瑪的雇主們不僅不接受此一離職的理由,甚至將他囚禁起來。最後天理得以伸張,巴哈也在柯坦度過了許多年的,愉快生活。

柯坦時期的巴哈創作了他最受好評的作品,包括《布蘭登堡協奏曲》(因獻給布蘭登堡領主魯德維而命名).小提琴協奏曲、管弦樂組曲及許許多多的室內樂作品。巴哈與雷奧博王子相交甚篤,但大約五年後巴哈因其他的期望而離開,此後巴哈的生命邁入極度黑暗的時期,而且在遠行期間,巴哈之妻死於家鄉,當巴哈歸來,發現她已下葬。

他再婚,娶了名叫安娜.瑪戴娜的年輕女子為妻,前於一七二二年申請萊比錫湯姆斯教堂的職位。此一競爭非常激烈,他的對手是當時極有名的音樂家泰雷曼及格羅普納(Graupner 1683-1760)。萊比錫方面原本決定任用泰雷曼,但他後來退出此一競爭,而格羅普納實際上也未能出任,於是此一職最後落到巴哈身上。他必須負責教學、作曲、指揮及監督教會的音樂活動。在這段時間內,巴哈的兒子艾曼紐(Carl Philipp Emanuel)開始初露頭角,並為波斯帝國之排特烈大帝效力。這相對地也幫助了巴哈的職業生涯,當他拜訪排特烈宮廷時,不論社交方面或專業素養上均可謂成功之至。一七五O年,也就是他去世前一年,巴哈暫時性失明,直到死前十天才又恢復視力。如同許多名作曲家一般,巴哈的葬身之地亦無法辨認,直到萊比錫的強納斯教堂擴建之時,才再次被發現。

今日世界各地的音樂愛好者推崇巴哈為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並稱其音樂為「絕對音樂」(pure music)。他的作品神聖莊嚴而不失學術基礎,具有獨特的特質及精神。以下所列皆為經典之作,此外還有他約二百九十五支歌唱曲、無以數計的管風琴作品及其他較小型的作品。他寫作鍵盤樂及合唱由約技巧更是對其後的作曲家影響至鉅,今日復然。他可謂名副其實的改革者及天才。
韓 德 爾

 

韓德爾 (Georg Friedrich Handel)
1685-1759

出生在德國的韓德爾,與巴哈並稱為巴洛克音樂最偉大的作曲家。他早年修習法律,1703年移居漢堡(Hamburg)擔任該地歌劇院管弦樂團團長後,開始潛心於歌劇的作曲,不久受到音樂界的囑目。1710年訪英國演出歌劇,受到倫敦瘋狂的好評,因此1712年二度訪英時,長居倫敦,1722年取得英國國籍。任職於英國皇家期間完成"水上音樂" "皇家煙火",對英國音樂發展有深遠的影響。

韓德爾常被當作英國作曲家,雖然地出生於德國的哈勒,但他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倫敦布魯克街的華廈中,在此他完成了許多出色的作品。一七三七年,他申請英國公民資格即刻獲准,韓德爾隨即出任皇家音樂作曲家之職。他曾為喬治二世(GeorgeII)的加冕寫了四首美妙的頌歌,其中最有名的當屬《牧師查德》(Zadok the Priest),至今幾乎每次王室加冕均用此樂。韓德爾的作品音樂性強,並在巴洛克時期作曲家中佔有一席之地。

韓德爾的父親是一介草莽,對於兒子對音樂的興趣甚不以為然,他認為韓德爾應該當個律師,所以只要韓德爾表現對音樂方面的興趣,軌換來一陣奚落。

十歲的韓德爾已是一個能幹的管風琴手,在雇主的壓力之下,韓德爾的父親終於允許自己的兒子求教於哈勒地區一名傑出的管風琴樂師門下。韓德爾很快地便精通雙簧管、小提琴、管風琴及大鍵琴(古鋼琴),並學習作曲,不久大家便了解韓德爾是個天賦異秉的音樂家。就在此時,韓德爾的父親過世,但他對韓德爾的影響卻未稍減,在一七O二年,韓德爾進入哈勒大學攻讀法律。他不只對法律有興趣,也更進一步投身於音樂創作之中。他擔任天主堂中的風琴手,但不久之後便前往漢堡任職於鵝市歌劇院。

在此地,韓德爾與一名叫馬提森的青年相交甚篤。有一次他兩人聽說名管風琴家布克斯特胡德將退休,他們就前往該地欲謀得此一職位,但後來才知道贏得此一職位者需娶布克斯特胡德之女篇妻,兩人立刻改變心意回到漢堡。

韓德爾與馬提森的友誼不久即遭到考驗,他們為了誰該指導歌劇演出而大吵一架,並同意在鵝市大眾面前決鬥。幸而決戰結果兩人都無大礙,也很快地和好,但是由於有人引述馬提森的話表示,若非韓德爾運氣好,劍鋒刺中了他外套上的大木拉,韓德爾恐怕難逃一劫,這種謠言從而種下了悲慘的結局。

有趣的是,在韓德爾的時代對於音樂競賽的概念是顯而易見的。現今我們有各種音樂競賽,如BBC的「年度青年音樂家」、「柴可夫斯基音樂大賞」及在慕尼黑、里茲、紐約等地的大型音樂比賽,在當時,羅馬的奧圖波尼伯爵亦曾舉辦一次音樂比賽,來測試韓德爾及史卡拉第實力的高低。這次的比賽結果並不明朗,雖然咸認韓德爾在管風琴方面的造詣是天下無雙的,但這次比賽的結論卻是:兩個人在大鍵琴技巧士都是天才型的音樂家。

韓德爾是個多產的音樂家,他的興趣特別表現在寫作歌劇與神劇方面,他特別成立了稱為皇家音樂院的歌劇機構,以倫敦海市的國王戲劇院為基地,在最初幾年的確成就非凡。此機構主要是以演出義大利歌劇為宗旨,但自一七二八年約翰.蓋伊(John Gay,1685一1732)的《乞丐歌劇》(Begg's,Opera)上演之後,人們發現這種英文歌劇較容易接受,因此這種植基於市井小民的文化日漸蓬勃發展,聲勢凌於皇家音樂院的歌劇之上,六個月內,韓德爾宣告破產。

韓德爾後來重新籌組歌劇機構,與新的義大利歌手簽約,並上演了幾齣過去紅極一時的歌劇,可惜事情的發展並沒有想像中順利。直到他於一七三五年創作《亞歷山大之宴》(Alexunder's Feast)後,才稍稍有些轉機。但他似乎已從過去的經驗中得到教訓,開始像其他生意人一樣提供觀眾他們想看的東西。因此他創作了英文神劇《彌賽亞》,這是他作品中最有名的,一般人至少都熟悉其中的《哈雷路亞大合唱》。一七四一年,韓德爾前往都柏林,因《彌賽亞》在讓地上演,當時真是萬人空巷。幾年後,他寫了另一首眾所周知的作品《皇家煙火》,這次成功所獲得的利潤不僅還清了他在皇家音樂院所留下的負債,也使他晚年生活得以飽食援衣。

現代著名音樂家捐獻的風氣也盛行於韓德爾的時代,韓德爾就曾每年舉行《彌賽亞》義演,以捐獻作為籌組醫院之用,另外地也捐贈管風琴給教堂。正當此時,韓德爾的健康情形每況愈下,後來韓德爾雖然幾近全盲,他仍在自己的作品演出時擔任指揮,並開了幾場管風琴獨奏會。他最後一次演出是在考芬園的《彌賽亞》公演,但當天傍晚他即病入膏盲,一週後(一九五九年四月十四叫病逝於布魯克衝宅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