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劇情(簡單版)

小祥文評:希望你看到最後,即使它是封永遠寄不出的情書,也或許它早已寫在你我心中....藤井樹留)


    ×      ×      ×      ×      ×      ×      ×      ×      ×      ×

        這是藤井樹死後兩年的一次追悼會。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從參加的人群臉上卻找不到什麼哀傷的表情,倒像是來賞

    雪似的,互相到處問候著,唯一讓人感覺到這是個追悼會的,就只有主持人介紹的

    聲音:「...已經死了兩年,還能有這麼多朋友來看他。阿樹在天之靈也會很高

    興....」

        在一旁的墓邊,博子-死者藤井樹生前的未婚妻,正雙掌合什的認真在拜墓,

    和一邊的人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藤井他是死在兩年前的一次山難,雖然當時一

    起登山的夥伴有很多,但卻沒有人救的了他。

        「秋葉說他有事不能來。」,一個和當時藤井一起登山的夥伴對她道,「他一

    直認為那是他的責任,自從那次的山難後,秋葉從此不再登山了。不過他打算等晚

    上偷偷一個人來拜墓。」

        「喂!來照相囉!」聽到攝影師的聲音,所有的人都急急忙忙的跑過去,唯恐

    漏了自己似的。博子沒有跟他們一起去,她已經拜過了墓,準備一個人靜靜的離開

    。

        「她突然頭痛,能不能請妳順路送她回家?」藤井的父親敲著博子的車窗,把

    正在頭痛的他太太送進車裡。在車門打開的同時,一個在喝的醉醺醺的老頭還從車

    外對著博子問:「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      ×      ×      ×      ×      ×      ×      ×      ×      ×

        「很難看吧?見到那種情形?」在歸途的車上,藤井太太問她道。

        「妳先生很忙嗎?」博子想到藤井先生請她幫忙送他太太回家,推測著問。

        「他只是假裝很忙,對他來說,來這裡只不過是喝酒的藉口。」

        博子想起了剛才車門打開時,那酒醉邀她的人。突然想起:「妳的頭不是在痛嗎

    ?」

        「啊..那是我假裝的,好能夠趕快離開。」

        「大家好像各有種種的目的嘛...」博子聽了心生感觸的說,「秋葉他們好像

    也有目的...」

    ×      ×      ×      ×      ×      ×      ×      ×      ×      ×

        送藤井太太到家後,她慇勤的邀博子進去坐一坐。

        「博子小姐,自從阿樹死後,妳都不來玩了。」藤井太太帶著她進入樹的房間,

    「自從阿樹死後,這個房間就沒有再打開了,到處都是灰塵。」

        博子好奇的四周看著,這個藤井樹在生前所用的房間。

        「博子小姐,要不要看這個?」藤井太太從牆邊的架子上拿出一本畢業紀念冊,

    博子拿過來翻開,是小樽市一家中學的紀念冊。問道:「你們以前住在小樽市嗎?」

        「是,」樹的母親回答著,「不過後來阿樹還沒畢業我們就搬家了,現在那棟房

    子已經埋在高速公路下了。要不要吃蛋糕?」

        藤井太太出去端蛋糕的時候,博子翻著紀念冊到最後通訊地址的地方,她在上面

    搜尋著,在三年二班的第二排上找到了藤井樹的名字。她在房間裡找了隻筆,想把藤

    井家在小樽市的地址抄下來,原想寫在手掌上時,卻又覺得不太安全,於是把袖子捲

    了起來,用原子筆在手腕上小心的一字一字寫上去。

        「在隱瞞什麼?」樹的母親端著蛋糕進來,才剛寫完正把袖子捲回去的博子聽到

    她的聲音嚇了一跳,以為被她看到了自己的動作。

        「妳說秋葉也有企圖,是什麼啊?」藤井太太問著,博子放了下心,匆匆把鈕扣

    扣好,回答道:「他們計畫去夜襲。」

        「夜襲?」

        「他們準備晚上偷偷去拜墓。」博子解釋道。

        「是嗎?那今晚他可沒機會休息囉!」

    ×      ×      ×      ×      ×      ×      ×      ×      ×      ×

        小樽--神戶北方遙遠的小鎮

        屋內,一個長的和渡邊博子一樣的女孩嘴上戴著口罩,正躺在床上休息中。

        屋外,送信來的郵差外邊鐵門按了門鈴後見沒有人來開門,看了一下門牌確認是

    『藤井』後就打開鐵門想走進來。這時候裡邊的屋子門打開了,剛剛的女孩走出來,

    一見郵差正要走過來急忙伸出雙手,遙遙的把郵差擋了回去,然後急急的關上鐵門。

    伸手把郵差的信拿了過來。

        「這禮拜六去看電影好嗎?」郵差邀約著。

        「你沒看到我正在感冒嗎?」她指著自己的口罩說道,一邊把信拿過來。

        「那下禮拜六呢?」

        「沒空啦!」

        明顯的她不想理會對方,接過了信件後就急忙的跑回屋去。郵差看到她掉了一封

    信在地上叫著:「喂!」

        「砰!」回應他的是重重關上的屋子大門的聲音。

        郵差見狀從鐵門旁邊的空隙擠過去,撿起了掉在地上的信後用力敲著大門。

        「妳的信!」

        「幹嘛?」大門迅速的打開,露出她那張看起來不甚友善的臉。

        「信掉在地上。」,他把信遞過去,上面寫著藤井樹收,「情書?」

        女孩-藤井樹沒有回答,只接過信就把門關上。一邊搓著手跑到火爐旁,一封封

    的檢查著,在中間的一封信上眼光停了下來,上面的寄信人寫著她不認識的名字-渡

    邊博子。

    ┌───────────────────────────────────┐
    │                                                                      │
    │  藤井樹敬啟:                                                        │
    │                                                                      │
    │  你好嗎?我很好。                                                    │
    │                                                        渡邊博子      │
    └───────────────────────────────────┘

        餐桌上,母親見樹一直在想著那封信的事,問道:「什麼信?」

        「不知道。」樹搖著頭回答道。

        「不幸的信?」

        「好像不是...」

        「給我。」祖父聽了一會伸出手道。

        樹沒好氣的把一瓶鮮奶放到祖父伸出來的手裡,不管發愣的祖父繼續跟母親討論

    著。

        「會不會是結婚的朋友?」母親提醒她,「結婚後姓換了。」

        「不是。」樹肯定的回答著,一邊在掌心倒下幾顆感冒藥。

        「那些藥只能治小感冒,」母親不放心的說,「妳這麼嚴重應該上醫院檢查。」

        「給我。」祖父又說了一句,但還是沒人理他。

        「要我上醫院,不如叫我去做苦工算了。」

        那封奇怪的信,使的樹連睡覺時也沒睡好,翻來覆去就是會一直想到那封信的事

    ,終於她忍耐不住的起來,用電腦打下回信:

    ┌───────────────────────────────────┐
    │                                                                      │
    │  渡邊博子敬啟:                                                      │
    │                                                                      │
    │  妳好,我很好,只是有點感冒。                                        │
    │                                                        藤井樹        │
    └───────────────────────────────────┘

    ×      ×      ×      ×      ×      ×      ×      ×      ×      ×

        出乎意料的,一下子又收到了回信,還附上了感冒藥。博子在信裡還慇勤的叮嚀

    著要她趕快把感冒治好。

    ×      ×      ×      ×      ×      ×      ×      ×      ×      ×

        神戶。

        工廠裡,玻璃師傅的秋葉正在吹玻璃。

        「怎麼搞的,看妳好像很高興?」秋葉見在一旁看著他的博子臉上掛著喜色,懷

    疑的問了一聲。

        「我看過了阿樹中學的畢業紀念冊,發現他們家以前在小樽市,後來改建高速公

    路後房子被埋在下面。」博子說道,「我寫了封信到他以前的住址去,在我認為,這

    封不可能寄的到的信等於寄給在天國的他,沒想到...」她笑了一下,「接到回信

    了!」

        「從天國寄來?」秋葉還沒聽過這麼離譜的事。

        博子從身後把證據-信拿了出來,秋葉看了看上面的住址,確實是小樽市沒錯。

    這下想不相信都很難。

    ×      ×      ×      ×      ×      ×      ×      ×      ×      ×

        很快的,博子又寄了新的信去。

    ┌───────────────────────────────────┐
    │                                                                      │
    │  今天我從山坡路回來,這裡春意正濃。上次的感冒好了嗎?                │
    │                                                        渡邊博子      │
    └───────────────────────────────────┘

    ×      ×      ×      ×      ×      ×      ×      ×      ×      ×

        樹接到這麼比上次更奇怪的信後,整個人心底都毛毛的。

        「那封奇怪的信?」跟樹一樣在圖書館當管理員的早苗問著。

        兩人一邊討論著,櫻花、春意盎然、還有與這兩樣一向關連在一起的女鬼,再加

    上莫名其妙的感冒藥....

        「她一定是瘋了。」早苗下了結論。

    ×      ×      ×      ×      ×      ×      ×      ×      ×      ×

        樹一再的被奇怪的信騷擾,忍不住寫信去問:

    ┌───────────────────────────────────┐
    │                                                                      │
    │  博子小姐,妳到底是誰呢?請妳告訴我好嗎?                            │
    │                                                        藤井樹        │
    └───────────────────────────────────┘

    ×      ×      ×      ×      ×      ×      ×      ×      ×      ×

        看到藤井樹居然寫信來問博子『妳是誰?』,著實的讓博子心裡湧起一股寒意。

    秋葉仔細看著那封信:「詛咒嗎?」

        「好像不是...」

        「地址不是空戶嗎?」秋葉推理著,「從反方面來想好了,假設地址正確,但是

    那裡住的不是藤井樹,那信還會寄到嗎?」

        「可是那裡不是已經埋在高速公路下了...」

        「所以說這是假設,先不要管是否合理的問題。」

        「地址對的話...」博子猜測,「應該寄的到吧?」

        「錯了!寄不到!」秋葉解釋,「就算地址正確還是寄不到,因為那邊住的人不

    是藤井樹。換過來說只要地址不對或收信人不對,這封信都一定寄不到,唯一寄的到

    的可能只有那個地址上的確住著藤井樹本人。」

        「可是...」

        「所以我要調查一下。」秋葉把信拿過來,「這封信是證物,暫時由我保管。」

    ×      ×      ×      ×      ×      ×      ×      ×      ×      ×

        樹和早苗坐在屋外的樓梯上看著對方寄回來的信:

    ┌───────────────────────────────────┐
    │                                                                      │
    │  如果你真的是藤井樹的話,請讓我看證據!                              │
    │                                                                      │
    └───────────────────────────────────┘

        「怎麼辦?好像快要翻臉了。」樹不安的問。

        「怎麼辦?當然是寄證據過去給她囉!」

        「什麼證據?」

        「身分證影本。」

        「我才不幹,為了一封無聊的信,還要特地做這種事去證明自己。」

        看樹想走回屋內,早苗對她叫:「阿樹,被認為是虛構的人,不在意嗎?」

    ×      ×      ×      ×      ×      ×      ×      ×      ×      ×

        看著從影印機跑出來的駕照影印,上面人臉的地方給油墨弄的黑鴉鴉的。都看不

    清長相了。

        「好像通緝犯的照片...」樹苦笑著。

    ×      ×      ×      ×      ×      ×      ×      ×      ×      ×

        秋葉和博子一起看著隨信附上的駕照影本,秋葉一邊看一邊笑著:「沒想到那個

    藤井樹原來是女的啊!哈哈哈!」

        「好像很生氣...」博子把信的內容翻過來,上面寫著:

    ┌───────────────────────────────────┐
    │                                                                      │
    │  證據寄上了,請別再寫信來了!                                        │
    │                                                                      │
    └───────────────────────────────────┘

        「我照上面的地址寫封信回去說,要她把她是藤井樹的證據寄上來,結果一下子

    就弄清楚了。」弄清楚了整件事情,秋葉顯的心情很愉快。

        「我還是認為那是阿樹從天國寫來的信。」博子低聲說道。

        秋葉按著她雙肩,用力的說:「博子!根本沒有什麼從天國來的信。」慢慢的回

    憶道:「記得第一次看到妳時,原本是我要去約妳的,結果被他搶了先。他原本一直

    是很內向的人,一看到女孩子就會手足無措....」

    ×      ×      ×      ×      ×      ×      ×      ×      ×      ×

        一天,樹的家裡來了一個客人。他是樹的姨丈,來帶樹和母親去看新房子的。

        在車上,樹很不甘願的想把身上披的毛毯拿掉,被母親從車座前面看到,命令道

   :「披著!」

        姨丈說起他認識的一個老闆,平常一向都不生病的,最近也因感冒引起了肺炎。

        「死了嗎?」樹問道。

        「怎麼可能?肺炎不會死人的。」姨丈笑著說。

        「我父親就是感冒引起肺炎死的。」

        「是嗎?」姨丈還用懷疑的口氣在問。

        母親聽了都看不過去了:「你連你太太的姊夫怎麼死的都忘了嗎?」

        「啊..哈哈...怎麼會...」

        「我們現在去哪裡?」樹看著車子行走的路線,懷疑的問道。

        「醫院。」母親看她又露出不想去的表情,嘴裡嘮叨著,「父親因為感冒引起肺

    炎死了...女兒卻還不在意....」

        被硬送到醫院,樹坐在診療室外面等著。恍惚中,她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父親的病床在她眼前很快的送進病房裡...母親和祖父在後面追著...一邊回頭

    來頭看著她...母親還叫著:「快來啊!」

        片段的記憶很快的在樹的腦海中流了過去...

        ...在中學入學的點名時,聽到『藤井樹』和她同時舉手的一個男孩子...

        ...在父親的忌辰上,同一個男孩子站在屋外拿著一本書交給她...

    ×      ×      ×      ×      ×      ×      ×      ×      ×      ×

        秋葉以來看他一個朋友的玻璃展為名,帶著博子一起到小樽來。同時也存著來見

    見另一個藤井樹之意。

        兩人先到秋葉朋友的店裡去,談到這裡是藤井初中時住的地方,那個朋友都很驚

    訝:「大學跟他一起四年,我都不知道他以前住在這裡。」

        「你們剛剛說的藤井先生,」一個店員問,「是藤井樹嗎?」

        「怎麼,你也認識他?」

        「我小學時跟他同班。」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秋葉笑著說道。

        隨後,在那個店員的帶領下,秋葉和博子到當時藤井樹住的地址,現在已經成了

    一個隧道。

        「他以前就是住在這裡啊?」秋葉比著空處說,「那這裡就是大門了?」

        博子在秋葉比的大門處停下來,手放在應該就是信箱的地方,執迷不悟的說著:

   「信就是從這裡寄出來的...」

        秋葉看她仍堅持著不肯放棄那虛幻的夢想,帶著她到那封信上的地址去。博子看

    著鐵門畏縮道:「還是不要的好...」她害怕確定現實。

        「出外旅行就不能顧著面子。」秋葉跑到房子門前,大聲叫:「這裡是藤井樹的

    家嗎?」

        大門邊的一扇窗後打開,樹的祖父探出頭來:「沒錯,你有什麼事嗎?」

        一聽到對方肯定的語氣,秋葉掩不住喜色的再一字字慢慢問道:「這裡真的是藤

    井樹的家嗎?」

        祖父窗戶關了起來,不再回答他的問題。秋葉看看正準備折回去時,大門打了開

    來,樹的祖父從門裡問著:「她去醫院了還沒回來,要不要進來等?」

        秋葉回頭看了看博子,博子低著頭搖了搖,秋葉遂婉拒道:「不必了,我們在外

    面等就好了。」

    ×      ×      ×      ×      ×      ×      ×      ×      ×      ×

        眼見博子心中『藤井樹從天國寫回信』的神話即將破除,秋葉在門外坐不住的繞

    來繞去,直探頭看對方是不是回來了。博子則蹲在門前寫信。

    ┌───────────────────────────────────┐
    │                                                                      │
    │  藤井樹小姐,我們來小樽為了見妳,我現在在妳家門口寫這封信。我的那個  │
    │                                                                      │
    │  藤井樹不是妳,來到這裡之後總算真相大白。因為我那個藤井樹是男性,兩  │
    │                                                                      │
    │  年前他...                                                        │
    │                                                                      │
    └───────────────────────────────────┘

        寫到這裡,博子抬頭一看,見到秋葉就站在她身前。博子想了想,又把最後一句

    話塗掉,匆匆把信寫完放進郵筒裡。

        「不等她嗎?」秋葉看她準備離開了感到訝異。

        「不等。」不知怎麼說,她就是害怕看到那個事實。

        兩人慢慢的走離藤井樹的房子,在下坡時秋葉看到一輛計程車開過去,舉手想攔

    下來,但計程車裡面似乎還有客人,沒有停下來載他們。

        「妳為什麼要隱瞞呢?」秋葉問起。

        「咦?」

        「兩年前的事,為什麼不告訴她?」

        「....」博子回答不了。

    ┌───────────────────────────────────┐
    │                                                                      │
    │  我以這樣的心情來寫信,成為寄不出去的信也無所謂。                    │
    │                                                                      │
    └───────────────────────────────────┘

        這時剛才的計程車又開了回來,秋葉和博子坐進去後,司機邊開著車說道:「剛

    剛在上坡路時看到你伸手攔車,所以我把客人放下車後馬上又開了回來。」

        「你很細心啊!」秋葉誇讚了一聲。

        「咦?」司機從後照鏡看到博子,「跟剛才的客人好像!」

        「我嗎?」秋葉問。

        「不是,是你旁邊的女客人。」

    ×      ×      ×      ×      ×      ×      ×      ×      ×      ×

        個展結束後,兩人準備回神戶去。秋葉正在一邊道別時,博子偶然看到了另一個

    自己騎著自行車經過,她試探的叫了一聲:「藤井小姐?」

        正要去寄信的樹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停下車回頭望去,但沒有見到任何她認識

    的人,搖搖頭又騎車離去。

        樹和博子,兩個人終究還是沒能見到對方。

    ×      ×      ×      ×      ×      ×      ×      ×      ×      ×

        回神戶後,博子意外的收到藤井樹新的來信。

    ┌───────────────────────────────────┐
    │                                                                      │
    │  渡邊博子敬啟:                                                      │
    │                                                                      │
    │  對於妳所說的人,我倒是可以提供一點有力的線索。中學時候班上有個和我  │
    │                                                                      │
    │  同姓名的藤井樹,或許妳在找的藤井樹,就是這一位?                    │
    │                                                        藤井樹        │
    └───────────────────────────────────┘

    ×      ×      ×      ×      ×      ×      ×      ×      ×      ×

        「原來他有同名同姓的同學。」博子在藤井家重新翻著那本紀念冊。

        「是嗎?我都不知道。」藤井太太聽的很感興趣,也湊過頭來看。

        博子找到了初中時代女藤井樹的相片,拿著問道:「她跟我長的像嗎?」

        「會像嗎?」藤井太太凝視著她問,「博子小姐,妳是不是在隱瞞什麼?」

        「沒..沒有啊..」

        「就是這種臉,」藤井太太輕捏她的臉頰,「就是在隱瞞的樣子。假設長的像好

    了, 那又怎麼樣?」

        「如果真是這樣...」博子嗚咽的說,「我不會原諒他...」

        「為什麼?」

        「他說他對我一見鍾情,但卻一直不肯告訴對我一見鍾情的原因...」

        「博子小姐,妳到現在還愛著我孩子吧?」藤井太太看著她,明白了博子心中想

    的,她認為自己只是一個長的像他初戀情人的替身。但究竟是否如此,已經沒有辦法

    知道了....

        「我的孩子很幸福,」藤井太太安慰她,「竟然在死後還能引起這樣的嫉妒。」

    ×      ×      ×      ×      ×      ×      ×      ×      ×      ×

    ┌───────────────────────────────────┐
    │                                                                      │
    │  藤井樹敬啟:                                                        │
    │                                                                      │
    │  我的那個藤井樹是我的未婚夫,妳和他在初中時候是同班同學,一定有許多  │
    │                                                                      │
    │  關於他的回憶,妳可以告訴我一些嗎?                                  │
    │                                                        渡邊博子      │
    └───────────────────────────────────┘

    ┌───────────────────────────────────┐
    │                                                                      │
    │  渡邊博子敬啟:                                                      │
    │                                                                      │
    │  對於他的事情,我的確記得很清楚,現在想起來,感覺就好像是昨天發生的  │
    │                                                                      │
    │  事。話雖如此,但對於他的回憶,就只侷限於同姓名這一點上。這麼說來,  │
    │                                                                      │
    │  想必妳也可以猜想的到,都是一些不愉快的記憶。從入學典禮的時候就開始  │
    │                                                                      │
    │  了....                                                          │
    │                                                                      │
    └───────────────────────────────────┘

        「....岡中喬介、服部和友、」老師一個個的點名,「藤井樹!」

        「有!」兩個聲音一起響起,老師看了懷疑的問:「你們兩個人都叫藤井樹?」

        有同樣名字的兩個人馬上就引起了全班的興趣,從這一刻開始兩個人一直都是

    全班捉弄的對象。闢如排值日生的時候,兩個人的名字被惡作劇的寫在一起,還被

    故意畫上情人傘:

                         值日生

                          ◢◣
                        ◢██◣
                       ◢███◣
                     ◢█████◣
                     ───┬───
                        藤 │ 藤
                        井 │ 井
                        樹 │ 樹
                        ♀ │ ♂

        遇到這種情形時,樹一個人生氣的用力的擦掉惡作劇的塗鴉,一邊問坐在書桌邊

    在看書的藤井:「明天的值日生應該是誰?」

        「岡中和服部。」他頭也不抬的回答。

        樹在重寫時,他也問了:「今天數學課上什麼?」

        「方程式。」

        「什麼方程式?」

        樹還沒回答,教室外已經好幾個同學大叫了起來:「藤井樹和藤井樹!好親熱啊

    !好親熱啊!」

        等到搞怪的同學走遠了後,樹才很不高興的回答:「聯立方程式。」

    ┌───────────────────────────────────┐
    │                                                                      │
    │  ....我的初中生涯,一開始就有了麻煩。更慘的是這樣的事竟持續了三  │
    │                                                                      │
    │  年,連續三年我們都被編在同一班。                                    │
    │                                                                      │
    └───────────────────────────────────┘

        樹在信的最後忿忿的寫下這一句話。

    ×      ×      ×      ×      ×      ×      ×      ×      ×      ×

        讀過了樹的來信,博子回信問道:

    ┌───────────────────────────────────┐
    │                                                                      │
    │  他的反應如何?不覺得他和同名同姓的女孩間,有某種命運的巧合嗎?      │
    │                                                                      │
    │                                                        渡邊博子      │
    └───────────────────────────────────┘

        樹讀完了博子的信,一邊咳嗽一邊在電腦上打著回信:

    ┌───────────────────────────────────┐
    │                                                                      │
    │  妳的想法太浪漫了,現實中根本沒有這樣的可能。我對他的記憶,就只停留  │
    │                                                                      │
    │  在同名同姓這件事上。班上選舉幹部的時候,真是一場惡夢...          │
    │                                                                      │
    │  有人故意在選票上寫下【藤井樹 藤井樹】,而開票人還故意大聲念出來:  │
    │                                                                      │
    │  「藤井樹和藤井樹,同心一票!!」                                    │
    │                                                                      │
    │  更慘的是幹部選完還有股長選舉,選到學藝股長時我心裡就有了不好的預感  │
    │                                                                      │
    │  ...                                                              │
    │                                                                      │
    └───────────────────────────────────┘

        學藝股長一開始,就見到全班互相交頭接耳的,還不時朝兩個藤井樹飄來奇異

    的眼光。果然結果開出來後:

        「由藤井樹和藤井樹這一對,雙雙當選!」主席特別大聲的念出來。

        被一再開這種惡劣玩笑的她,氣的哭了出來,引來大家的注意。而那個藤井樹則

    是很生氣的站起來,狠狠的朝主席打了下去...

    ┌───────────────────────────────────┐
    │                                                                      │
    │  ....他的反抗根本沒用,我們還是被送進了圖書館裡。但是他幾乎都不  │
    │                                                                      │
    │  工作,一直都在蹺班....                                          │
    │                                                                      │
    └───────────────────────────────────┘

        樹想起了當時的藤井,總愛拿著一本書,靠在窗戶邊閱讀。從櫃臺的角度看去,

    每當風吹起了窗戶旁的白色窗簾時,總會有一種藤井樹消失在那邊的感覺...

    ┌───────────────────────────────────┐
    │                                                                      │
    │  ....他喜歡專門借一堆別人不看的書,在書後的書卡上寫上唯一他自己  │
    │                                                                      │
    │  的名字。每當看到這種情形,我總是會罵他:『笨蛋!』但他仍樂此不疲,  │
    │                                                                      │
    │  同樣的事就這樣連續做了三年。                                        │
    │                                                        藤井樹        │
    └───────────────────────────────────┘

    ×      ×      ×      ×      ×      ×      ×      ×      ×      ×

    ┌───────────────────────────────────┐
    │                                                                      │
    │  謝謝妳的來信,妳所提到關於他的回憶,顯然跟我所認識的他不同。可是那  │
    │                                                                      │
    │  的確是他,他所走過的回憶和時間,有許多是我所不了解的。請妳再多告訴  │
    │                                                                      │
    │  我一點,我想再多了解他的事。                                        │
    │                                                        渡邊博子      │
    └───────────────────────────────────┘

        樹看著博子的要求,摸摸頭自嘲的說:「最快捷的方法,莫過於直接把我的腦袋

    打包寄去給她...」

    ┌───────────────────────────────────┐
    │                                                                      │
    │  另一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是接到英文考卷的時候。                      │
    │                                                                      │
    │  27分!!這個分數到現在我都忘不了,但是仔細一看,那並不是我的考卷  │
    │                                                                      │
    │  ,是另一個藤井樹的。而放在他桌上,被他在背面塗鴉亂畫的那張,才是我  │
    │                                                                      │
    │  的考卷。一到下課,我就跟著他追了出去。                              │
    │                                                                      │
    │  『把我的考卷還給我!』                                              │
    │                                                                      │
    │  這樣簡單的一句話,卻怎麼也不敢說出口,勝負只好等到放學後再決定。    │
    │                                                                      │
    │  當時放學後的自行車車棚,是情侶間互相會面的神聖地方....          │
    │                                                                      │
    └───────────────────────────────────┘

        樹回想起了當時一個人傻傻站在車棚等著的情景,站在她旁邊,不知道也在等

    什麼人的同伴,是隔壁班的同學--及川早苗--一個臉色蒼白的如同墳墓裡爬出

    來的殭屍一樣的女孩。

        一直等到車棚裡的人都幾乎走光了,大概是覺得兩個人同病相憐的關係吧,早

    苗先開了口,不知是自言自語,還是特地對她說著:「男生真的很狡滑。」

        「....」樹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好。

        「嗚∼∼∼」早苗突然莫名其妙就哭了出來,樹連忙翻口袋找手帕給她。

        她接了過來,在上面擦了一下眼淚,留下第二句話:「可是我覺得女生更狡滑

    些。」就好像沒事人一樣的走了。

        這就是當時發生的一個小插曲。

    ┌───────────────────────────────────┐
    │                                                                      │
    │  ....一時之間同學來來去去,我又一個人痴痴的等他....          │
    │                                                                      │
    └───────────────────────────────────┘

    ×      ×      ×      ×      ×      ×      ×      ×      ×      ×

        好不容易等到天色都暗了,藤井樹才慢慢出現在自行車棚裡。

        「你拿錯了我的考卷!」憋了快一天的這句話,她終於等到機會說了出來。

        「我要確認一下。」

        就為了這一句話,樹辛苦的搬來了手動的燈光,在車棚裡辛苦的搖著,好讓他仔

    細鑑定。

        「好了沒?我的手都酸了。」見他還在慢條斯理的逐字對照,樹很不耐煩的問。

        「喔...break的過去式....」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念著:「原來

    是broke啊!」

        「不要對答案了!快把我的考卷還來啦!」一聽他居然還有閒情逸致在慢慢對答

    案,樹差點氣昏頭了。

        「耶耶耶!!!燈光又暗下來了啦!」

        從回憶中醒來後,樹找出了那張關鍵性的考卷。藤井樹-86分,背面還留著當

    時他亂畫的的塗鴉-一個穿著暴露的比基尼女郎。

    ┌───────────────────────────────────┐
    │                                                                      │
    │  ....隨信附上那張考卷,考卷背面是他的塗鴉大作,請笑納。          │
    │                                                        藤井樹        │
    └───────────────────────────────────┘

    ×      ×      ×      ×      ×      ×      ×      ×      ×      ×

    ┌───────────────────────────────────┐
    │                                                                      │
    │  謝謝妳,我會珍惜這張考卷。關於他喜歡的女孩,妳有沒有什麼關於這方面  │
    │                                                                      │
    │  的記憶?                                                            │
    │                                                        渡邊博子      │
    └───────────────────────────────────┘

    ┌───────────────────────────────────┐
    │                                                                      │
    │  我對他的私生活並不清楚,現在想起來,個性沈默寡言的他,三年來一直沒  │
    │                                                                      │
    │  有女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不過我倒是有件事可以給妳當做參考,我之前提  │
    │                                                                      │
    │  起過的及川早苗,妳還記得吧....                                  │
    │                                                                      │
    └───────────────────────────────────┘

        樹努力的在回憶中探索,在自行車棚後的事件後不久,一天放學時及川早苗追上

    她,問她和那個藤井樹兩人間的關係。

        「我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當時的她生氣的這樣回答。

        「真可惜,我本來還想幫你們牽紅線的。」

    ×      ×      ×      ×      ×      ×      ×      ×      ×      ×

        「既然妳跟他沒有關係,那妳就當作回報我幫我牽紅線吧!」似乎是看上了她和

    藤井樹同在圖書館工作的關係,早苗這樣對她要求著。一接觸到她那陰森蒼白的臉孔

    ,樹就算想說聲:『不!』也做不到。在早苗帶著寒意的眼光注視下,她一步步朝著

    蹲在書架邊看書的藤井樹走過去。

        「及川早苗想做你的女朋友!」

        「喔...」他眼睛仍舊落在書本上,好像沒有注意她剛才說什麼似的。

        「你不喜歡她?還是你有別的女朋友?」

        「沒有。」

        「那就接受她囉!」她很快的幫他下了結論,迅速的回去交差。

        好不容易把臨陣退縮的早苗送過去後,她坐在服務台前緊張的等待著結果。過了

    好半晌,藤井樹一個人走了出來,她仔細觀察他的臉色,卻看不出什麼表情來。他走

    到服務台前,將手上拿的書很用力的『砰!』一聲扔在桌上後走出門去。

        肯定他已經離開後,樹擔心的跑回書架邊。只見到已經夠像殭屍的早苗毫無生氣

    的靠在書架上,嘴裡喃喃念著一段富有哲學意義的話:「男女關係就是這樣一再重複

    ....」

    ┌───────────────────────────────────┐
    │                                                                      │
    │  ....由此可見,及川早苗並不是他的女朋友。對他我就只有這些初中印  │
    │                                                                      │
    │  象。博子小姐,我想問妳一件事,妳到底喜歡上他哪一點?                │
    │                                                        藤井樹        │
    └───────────────────────────────────┘

    ×      ×      ×      ×      ×      ×      ×      ×      ×      ×

        博子讀著藤井樹的回信,就在這一天的夜裡,秋葉對她說:「我們去登山,去登

    阿樹喪生的那個山。」

        博子心裡明白他的用意,長久以來藤井樹一直是存在她們之間的一個陰影,而秋

    葉這個舉動就是想讓這個陰影從兩人的心中消失。

    ×      ×      ×      ×      ×      ×      ×      ×      ×      ×

        「妳又怎麼了?」早苗見樹還帶著口罩,坐在電腦前打信件問道。

        「我今天身體不舒服。」樹凝神專注在螢幕上。

        回憶的門扉一旦打開後,就很難再關的起來。那被博子重新開啟的記憶催促著樹

    將它們記錄下來....

    ┌───────────────────────────────────┐
    │                                                                      │
    │  努力回想,許多事情浮現腦海。三年級有一天他上學途中發生車禍,被送到  │
    │                                                                      │
    │  醫院去....                                                      │
    │                                                                      │
    └───────────────────────────────────┘

        「藤井同學今天發生車禍沒有來。濱口老師已經到醫院去探望他了。」代課老師

    站在講台上對全班同學宣布,突然他的眼睛看到了坐在座位上的樹,「藤井,妳怎麼

    在這裡?」

        「咦?」

        老師的臉色變了,留下一句:「自習。」匆匆的離開教室去重新確認。

    ┌───────────────────────────────────┐
    │                                                                      │
    │  ....他的左腳複雜性骨折,偏偏又是在運動會前一個月,他原是運動短  │
    │                                                                      │
    │  跑健將....                                                      │
    │                                                                      │
    └───────────────────────────────────┘

        樹想起了那一年的運動會,當時的她坐在看臺上,手裡拿著從同學那邊借來,鏡

    頭可以當望遠鏡看的新型相機。她看到腳上還包著繃帶的藤井樹不死心的走到短跑的

    起跑線外側,跟場內的正式選手一起做好預備的動作,在裁判鳴槍後跑了起來。

        可想而知的,腳傷未癒的他在跑到一半時倒了下來,還影響了跑在他後面的一個

    選手一起摔倒,整個比賽鬧成一團,每個人都在責備他亂搞,那因他受累跌倒的選手

    更要求裁判重跑一次。

    ┌───────────────────────────────────┐
    │                                                                      │
    │  ....比賽場次都被他這樣搞亂了,這是他在中學時代大家最後的話題了  │
    │                                                                      │
    │  。                                                                  │                                                                      │
    │                                                        藤井樹        │
    └───────────────────────────────────┘

    ×      ×      ×      ×      ×      ×      ×      ×      ×      ×

        博子的回信以包裹的方式寄了過來,樹拆開一看裡面是一架照相機。

    ┌───────────────────────────────────┐
    │                                                                      │
    │  妳提到的運動場和學校,可不可以請妳照一些,我想看看他跑過的地方。    │
    │                                                                      │
    │                                                        渡邊博子      │
    └───────────────────────────────────┘

        樹拿著相機沿著運動場一路照到校舍,再一路照到了當時的班級。

        「妳是誰?」一個值班的女老師經過,叫住了她。

        「濱口老師?」樹認出了是她三年級時的導師,「我是三年二班的藤井樹,妳還

    記得嗎?」

        「藤井樹...藤井樹...我對妳的印象很深刻,記得妳的出席號碼是...

    」老師濤濤不絕的把當時班上的同學按號碼一個個念出來,一直念到她的名字。

        「好厲害!」樹欽佩的說。

        聽到她現在也在做圖書館的工作,老師帶著她一路回到了學校的圖書室中。

        「現在正在做圖書分類。」老師對她解釋道。一邊把在圖書室工作的女學生都集

    合過來,「這位是藤井學姊,以前也在這裡工作過的。」

        那些女同學們聽到她姓藤井時互相嬉笑的一陣,其中一個問:「藤井樹?」

        「是,妳們怎麼知道?」樹奇怪的問。

        學妹們互相對望了一眼,一起驚訝的叫出來:「不會吧!」

        「怎麼?妳們認識?」老師問。

        「我們中間流行著一種尋找藤井樹的遊戲。」剛才問的同一個學妹拿出一本書內

    的借書卡,上面留著藤井樹的借書簽名,「是誰先發現的?」

        「久保田。」另一個女學生回答道。

        「我們互相比賽,看誰能找到最多的藤井樹。還做了表格記錄誰找到的,現在比

    較沒有那麼流行了。一共找到了幾個?」

        「87個。」一個學妹從書堆中找出了表格念著。

        「那個不是我,」樹解釋道,「是我的一個朋友寫的...」

        「是男孩子?」

        「是啊。」

        「呀!」學妹們淘氣的叫了一聲,吱吱喳喳的講著:「那他一定很喜歡妳了!才

    會寫了這麼多妳的名字...」

        「不...那不是...」樹嚐試著辯白,但根本沒有辦法。

    ×      ×      ×      ×      ×      ×      ×      ×      ×      ×

        「真拿她們沒辦法。」老師送樹到校舍門口,感興趣的問:「那個喜歡妳的男孩

    子是誰?」

        「不是的。」樹不想讓別人產生誤解,「當時不是有個和我同姓名的同學嗎?那

    些書都是他借的。」

        「喔!」老師會意過來,「是另一個藤井樹。」

        「還記得他的出席號碼嗎?」樹試探的問。

        「九號。」老師不加思索的說。

        「好厲害!」

        「聽說他兩年前登山時發生山難死了。」老師回憶著說。

        樹呆了一下,沒想到會偶然聽到另一個藤井樹的噩耗,霎時內心氾起一種好像另

    一個自己失落般的感覺來....

    ×      ×      ×      ×      ×      ×      ×      ×      ×      ×

        秋葉帶著博子到藤井發生山難的山去,要將兩人將要結婚的消息,向已經過世的

    藤井報告。在過夜的山中小屋內,慇勤接待他們的,是當時和藤井一起登山的夥伴熊

    老大-秋葉說這個外號的由來是因為他像熊一樣的健壯。

        「從那次以後,熊老大就住在這裡,幫助這裡的登山者。」秋葉對博子說著。

        「因為我經歷過那次山難,對這座山的了解也比較來的深刻。」熊老大說道,「

    不過別的人大概都覺得我這樣很煩。」

        「比起來我是個懦夫。」秋葉說,「從那以後就不敢再登山了。」

        熊老大接著哼起了一首歌,秋葉回憶起山難當時的情形:「這是松田聖子的歌,

    是阿樹掉下去時正在唱的。在那種時候,他還在唱松田聖子的歌。我們只聽到歌聲,

    但卻怎麼找也找不到他....」

        說到這裡,兩個人都沈默了下來,後來的事是大家都知道的....

        「他從不向我求婚。」博子也回憶著,「那一次他帶我到天文臺去,手上拿著訂

    婚戒指,卻不說一句話。我們就這樣互相沈默著,整整看了兩小時的夜景,我覺得這

    樣太悲哀了,最後自己開口問:『你願意跟我結婚嗎?』他說好。」

        「阿樹就是這樣的人,」秋葉道,「一在女孩子前面就說不出話來。」

        這一晚,就在三個人互相談著對藤井的回憶中過去了...

    ×      ×      ×      ×      ×      ×      ×      ×      ×      ×

        從學校那裡聽到另一個藤井樹死去的消息,另樹想起了自己父親過世時的情景。

    一邊寫著回信。

    ┌───────────────────────────────────┐
    │  渡邊博子敬啟:                                                      │
    │                                                                      │
    │  我的父親因為感冒引起肺炎死了...                                  │
    │                                                                      │
    └───────────────────────────────────┘

        在廚房裡的樹的母親,看到樹搖搖晃晃走進廚房,擔心的問。

        「又發燒了嗎?幾度?」

        樹拿著溫度計,喃喃道:「壞了...」就倒了下去。母親連忙把溫度計拿過來

    一看,居然已經燒到了 41.8 度,連忙叫祖父打119送醫,一邊準備冰塊幫她

    退燒。

        「還要一小時才會到?」因為大雪阻礙了交通,救護車至少要一小時候才能來,

    祖父見了決定自行送樹到醫院去,卻被母親阻止。

        「上次我丈夫也是這樣,因為你堅持不肯等救護車來,要自己送他去,結果他到

    了醫院就被宣布來不及了,這次你還要同樣的歷史重樣在我女兒身上嗎?」

        「上一次到醫院花了多少時間妳記得嗎?」老人並沒有改變想法。母親愣了一下

    ,勉強的說:「 一小時,至少花了一小時。」

        「只有40分鐘。」

        「不可能...」母親呆了一下,不肯相信的說。

        「只有40分鐘,正確的說,從家裡到醫院大門口,只花了38分鐘。那一次來

    不及,是已經沒辦法的事。」祖父堅定的說,「但現在與其要等一個小時候才會來的

    救護車,不如馬上就送她去醫院。快拿毯子來!」

        母親猶豫了一下:「但是現在雪會愈下愈大,40分鐘根本沒辦法走到。」

        「我不是用走的,我要飛奔過去!」祖父這樣回答。

    ×      ×      ×      ×      ×      ×      ×      ×      ×      ×

        祖父背著樹,由母親陪同著一路跑向醫院。

        「真的可以嗎?你今年都75了...」母親邊跑邊不安的問。

        「76!這跟年紀沒有關係!」

        進了醫院,跑的脫力的祖父和樹一起被送進病房裡,母親看了看醫院的鐘,放心

    的呼出一口氣來,總算是準時趕到了。

    ×      ×      ×      ×      ×      ×      ×      ×      ×      ×

        一大早,秋葉就把博子搖醒,帶著她走出小屋外,搖指著遠方一個山嶺對她說:

    「那個就是阿樹摔下去的地方。」言罷對著山嶺大喊起來。

        『阿樹!你還在唱松田聖子的歌嗎?博子就要跟我結婚了!!!!』

        「好啊!好啊!好啊!」秋葉模仿山谷的回音,有如死去的藤井樹在回答一樣。

    秋葉對博子說道:「妳聽,他也在贊成我們。」

        「你好狡滑。」博子低聲道。

        「去吧!妳也有很多話要對阿樹說吧!」秋葉把她往前推。博子猶豫了一下,

    採著雪步往前走過去,學著秋葉一樣對著山嶺喊起來。

        『你好嗎????』博子彷彿在問候藤井樹一樣,一時『你好嗎?』『你好嗎?

    』的回音在山谷間繚繞著不停。

        『我很好∼∼∼∼』博子繼續大叫,彷彿死去的藤井也在反問博子一樣。

        「藤井樹敬啟....」躺在加護病房內的藤井樹,昏迷中喃喃念著使她再度

    憶起另一個藤井樹的第一封信。

        『你好嗎????』博子繼續對著山嶺大叫,『我很好∼∼∼∼』

        「....你好嗎....』樹繼續念著那封信的內容。

        『你好嗎????』博子重複的大喊。彷彿要把藤井樹在她心內的影子,隨著

    叫聲一起驅逐出去。

        「....我很好....」躺在床上的樹氣息微弱的念著。

        『我很好∼∼∼∼』博子用盡力氣的大喊。

        『你好嗎????』

        「....我....」

        『很好∼∼∼∼』兩個人的聲音在一瞬間連了起來。

        『你好嗎????』博子開始冒出了眼淚。

        『我很好∼∼∼∼』

        『你好嗎????』

        『我很好∼∼∼∼』

    ×      ×      ×      ×      ×      ×      ×      ×      ×      ×

        出院後,樹繼續寫著那一封給博子的未完成的信。

    ┌───────────────────────────────────┐
    │                                                                      │
    │  我的父親因為感冒引起肺炎死了,那時候媽媽也病倒了,我留在家裡一陣子  │
    │                                                                      │
    │  沒有去上學。                                                        │
    │                                                                      │
    └───────────────────────────────────┘

        記憶又悄悄的從時間的門扉溜了進來.....

        在家裡服喪的時候,唯一來過家裡的一個同學,就是另一個藤井樹,特地拿著

    一本書過來要她代還。

        「你為什麼不自己拿去還?」看著他遞過來的書,背面朝上,樹不滿的問著。

        「我要是能的話就不用來找你了。」他這麼回答,接著又反問:「你家裡有誰

    過世了嗎?」

        「我爸爸。」樹輕輕的回答他。

        「請節哀。」這是他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看著他走了,樹打開書皮,書後的借書卡和以前一樣寫著唯一的一個名字:『

    藤井樹』,她好奇的把書翻到封面,想看看這次是什麼書,只見精裝的書皮上提著

    :『 追憶似水年華 』

    ×      ×      ×      ×      ×      ×      ×      ×      ×      ×

        又隔了兩個星期,樹才回到學校上課,進入教室一眼看到的就是另一個藤井樹的

    桌上擺著一瓶花。

        「他突然轉學了。」一旁的同學告訴她,「連通知我們一聲都來不及。」

    ×      ×      ×      ×      ×      ×      ×      ×      ×      ×

        不久,博子將樹以前寫給她的所有的信都退了回來。並附上一封信:

    ┌───────────────────────────────────┐
    │                                                                      │
    │  藤井樹敬啟:                                                        │
    │                                                                      │
    │  謝謝妳,讓我知道了許多關於他的回憶。但是我想,關於他的這些回憶,應  │
    │                                                                      │
    │  該是屬於妳的才對。                                                  │
    │                                                                      │
    │  我總覺得,他在借書卡上寫的,其實是妳的名字。                        │
    │                                                        渡邊博子      │
    └───────────────────────────────────┘

    ×      ×      ×      ×      ×      ×      ×      ×      ×      ×

        樹看著博子送回來的信件,一邊對著電腦打回信。

    ┌───────────────────────────────────┐
    │                                                                      │
    │  渡邊博子敬啟:                                                      │
    │                                                                      │
    │  這大概是寫給妳的最後一封信。                                        │
    │                                                                      │
    └───────────────────────────────────┘

        上一次在學校圖書館見到的學妹們,嘻嘻哈哈的帶著一本書到樹的家裡來找她。

        「這是我們發現的特別的一本。」

        樹打開封底,一樣的借書卡,一樣的藤井樹三個字。

        「後面,後面...」學妹催促著她。

        樹把卡片翻過來,上面畫著那一個藤井樹的塗鴉作品--國中時代的她,這一個

    藤井樹的素描畫像。看到這的瞬間,樹的眼框潮濕了,她明白了當時藤井故意寫在借

    書卡上的,其實都是她的名字。而這些卡片,就代表了一張張未能寄出的情書。

        一瞬間,樹的心思又飄回了過去。那初中時候的圖書館、那隨風飄動的白色窗簾

    、還有那倚靠在窗邊看書的藤井樹....

    ┌───────────────────────────────────┐
    │                                                                      │
    │  對不起,這封信還是沒辦法寄給妳。                                    │
    │                                                        藤井樹        │
    └───────────────────────────────────┘

                                                                The End.


以上轉載自:(感謝作者以文字留給下美好的回憶)
發信人: zonemaster.bbs@csie.nctu (神子), 信區: japanidol
標 題: 情書劇情(簡單版)
發信站: 交大資工鳳凰城資訊站 (Fri Aug 16 12:38:55 1996)